为何新冠病毒在欧美比在亚洲更致命?

为何新冠病毒在欧美比在亚洲更致命?

为何新冠病毒在欧美比在亚洲更致命?-bbin官网_ bbin投诉_bbin平台_bbin客服_bbin宝盈集团官网

 

新冠病毒大流行留下很多谜团,其中之一是为什么亚洲的死亡病例明显少于西 欧 和北美

即便考虑到检测政策、计数方法等技术性因素,世界各地死亡率的显著差异仍吸引着无数试图破解病毒代码的研究人员的注意。英国广播公司(BBC)援引医学专家的观点称,同一病毒似乎并未因传播而发生明显突变,死亡率差别之大令人惊讶。美国《华盛顿邮报》指出,除了亚洲部分地区对疫情威胁反应迅速、较早启动社交隔离措施外,科学家也在分析其他一些因素,比如基因和免疫系统反应的差异、病毒株的不同、肥胖水平和总体健康状况的区域对比等。

应对经验

过去几个月,新冠病毒已在世界各地展示与生俱来的传染性和杀伤力。日本千叶大学的科学家绘制了病毒在世界各地的传播轨迹,地区之间迥然不同。

美国newsmax网站称,到目前为止,中国累计新冠死亡病例不到5000人,相当于每百万人中有三人死亡;日本这一比例约为百万分之七,巴基斯坦为百万分之六,韩国和印度尼西亚为百万分之五,印度为百万分之三,泰国不足百万分之一。相比之下,德国每百万人中约有100人死于新冠肺炎,加拿大约有180人,美国接近300人,英国、意大利和西班牙均超过500人。

为什么不同地区之间病毒致死率截然不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学家杰弗里·沙曼(Jeffrey Shaman)感到困惑,“我们的免疫反应库及其漏洞几乎相同。”

《华盛顿邮报》称,欧美死亡人数如此之高,一部分原因可能在于人们最初没有对这种看似遥不可及的流行病做出反应。反观亚洲,非典型性肺炎(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经验使一些国家能够更快加以应对。不过,日本和印度反应并不快,其相对较少的死亡人数也让许多科学家感到困惑。

菌株不同?

剑桥大学医学团队的一项研究则显示,病毒在东亚和欧洲表现出差异。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一组科学家也提出,一种传染性更强的病毒已在欧洲扎根,并在美国传播。但其他专家认为,新出现的病毒毒株的具体特性仍不明朗。

“这可能只是一个意外,‘超级感染者’去了摇滚音乐节和夜总会,把病毒传染给大多数人;但另一种可能是,菌株变得更容易传播。” 美国马萨诸塞大学医学院的病毒学家杰里米·鲁班(Jeremy Luban)指出。英国遗传学家彼得·福斯特(Peter Forster)也认为,关于不同病毒毒株如何与不同人群相互作用的临床数据仍非常有限,尚不足以解释与死亡率差异之间的联系。

免疫系统

日本免疫学家、诺贝尔奖得主本庶佑对《华盛顿邮报》说,亚洲血统和欧洲血统在人类白细胞抗原(human leukocyte antigen)单倍体上表现出巨大差异,这种基因控制着免疫系统对病毒的反应。这可能有助于解释亚洲较低的死亡率。

千叶大学的科学家们则认为,一系列遗传因素可能会影响人体对病毒的反应,值得进一步研究。

与此同时,不同的免疫反应似乎也在发挥作用。东京大学研究人员小玉达彦(音)援引一项初步研究称,日本人的免疫系统往往会对新冠病毒做出反应,东亚出现冠状病毒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东亚地区的低死亡率之谜可以用免疫系统的存在来解释。

其他研究则表明,接种卡介苗疫苗可能会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因为抗结核疫苗可能在细胞水平上引起免疫增强反应。但日本藤田卫生大学研究人员也指出,日本接种卡介苗疫苗的记录与法国相似,两国死亡率截然不同。

“另一个值得研究的因素是微生物群落的差异——人体肠道内数万亿细菌在免疫反应中发挥着巨大作用。”哈佛医学院流行病学家梅根·默里(Megan Murray)说,不同地区饮食结构不同,微生物群落差别巨大。

其他原因

气候、人口结构、生活习惯以及肥胖比例等因素也在接受科学家们的审视,但总能找到一些让人困惑的反例。

首先,在柬埔寨、越南和新加坡等地,炎热潮湿的天气被视为潜在有利因素。几项研究表明,高温和潮湿至少可以减缓病毒传播。但包括厄瓜多尔和巴西在内的一些赤道国家不断涌现的确诊和死亡病例,又让这种观点受到质疑。

其次,人口结构也在地区差异中发挥作用。例如,非洲总体较为年轻的人口可能比意大利北部偏老龄社区更有抵抗力。但日本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人们正在寻找其控制病毒的不同原因。

不少专家指出,日本民众具有良好的卫生习惯,比如戴口罩和避免握手,有助于减缓病毒传播,而全民医保系统和国家对保护老年人的重视可能降低了死亡人数。

再者,肥胖因素也被放在研究课题里。许多亚洲国家的肥胖率远低于西方国家,而肥胖被视为出现重症和并发症的高风险因素。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日本肥胖人口比例刚刚超过4%,韩国不到5%,西欧为20%以上,美国则为36%。

不过,到目前为止,任何有关病毒的流行病学研究都只基于不完整的数据。《华盛顿邮报》指出,随着新数据的出现,任何结论都有被推翻的可能。专家提醒称,新冠病毒大流行仍处于早期,解答科学难题仍需要时间。无论世界各地死亡率有多不同,每个国家都没有理由放松警惕。

其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