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Giambi忆当年-施打禁药的完整始末

Jason Giambi忆当年-施打禁药的完整始末

走入浴室看着镜子里满脸胡渣的自己,Giambi脑中忽然出现有个小孩在叫爹地,为什么我不能跟别人说我的爸爸是 Jason Giambi 的画面。打开淋浴间的热水,把自己从头到脚清洗干净的Giambi在整理好自己之后来到客厅,便开始打电话联络经纪人与律师以及球团相关人员讨论该如何回应这个事件所带来的影响。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美国时间2019年6月底的某个上午,看着台上刚刚结束舞蹈表演的女儿与其他小孩们在台上谢幕,眼眶含着兴喜泪水打转的Jason Giambi忍不住地站起来向舞台上的小朋友们鼓掌叫好,坐在一旁原先也在鼓掌的太太Kristian忍不住伸手拉了一下Giambi的裤子,请他小声一点。他趁着坐下前边拍手边伸手把眼眶旁的眼泪擦掉,接着转头为自己刚刚太兴奋激动的行为向邻近座位的其他家长们微笑点头表示致歉。

舞蹈表演结束后在停车场里,帮女儿扣上安全座椅的安全带时,Giambi忍不住亲了女儿的额头并带着微笑说,「你的表演实在太棒了,真是让我感到骄傲」 。接着坐进驾驶座启动车子的引擎,缓缓地把车驶离停车场。

6月份的拉斯维加斯非常炎热,应该说除了冬天稍微好一些,其他时间都非常炎热,但这也是Jason Giambi与太太Kristian选择在退休后常住在这里的原因之一。

车子才刚驶离停车场没多久,坐在后座的女儿忽然开口问说,「爹地,你觉得我今天表演得很好吗?」当然好啊,Giambi边回话边带着笑容透过后照镜看着坐在后座的女儿。女儿接着问,「那我有让你感到非常骄傲吗?」 非常骄傲,我觉得我应该是全场最骄傲的爸爸,Giambi继续回答着,这时太太Kristian脸上带着笑容把头转向Giambi并伸出左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右侧脸颊。女儿继续问,「就像你打出第一支全垒打时,爷爷说他感到非常骄傲那样吗?」应该差不多,但我觉得妳让我感到更骄傲,Giambi边笑着回答边转头隔着太阳眼镜给太太Kristian一个挑眉的炫耀动作。

离开停车场约10分钟后,Giambi缓缓把车停在红灯前,从后照镜看到坐后座的女儿睡着了,原先专注在开车的Giambi这时看着前面的红灯,脑中忽然回想到自己打出第一支全垒打时的画面,那一天是1995年7月8日。Giambi在1992年选秀会的第二轮被奥克兰运动家队选中,在经历两个小联盟的球季后于1995年的5月8日这天被通知升上大联盟,7月8日这天的比赛对手是多伦多蓝鸟队,而当时蓝鸟队的先发投手则是David Cone。

一局上半当时担任第三棒的Giambi先把Cone投出的第一球打成界外,第二球是颗偏低的坏球,接着挥棒落空第三颗球形成两好球一坏球,可能是受到当时在二垒上跑者Stan Javier的影响,Cone面对Giambi投出的第四颗球,是一颗偏高却往正中间飞来的失投球,Giambi用力挥击一棒把球打向运动家主场右外野的看台区,赛后球团还安排用了签名球、签名球衣以及合照向接到球的球迷换回大联盟生涯的第一次全垒打球。(这场比赛后没多久,David Cone便在季中交易期限前被蓝鸟交易至洋基,并在洋基待了6个球季。)

眼前的号志灯亮起绿灯,Giambi缓缓地轻踩油门把车往前开,并在回家前顺路去离家不远的托儿所接儿子下课准备回家吃午餐。Giambi退休后最喜欢做的事,是一早为家人做早餐以及接送小孩上下课。如果你认识年轻时的Giambi,一定很难把当年那个过着有如摇滚巨星疯狂日子的Giambi与现在这个居家好男人联想在一起。以前无酒不欢的Giambi也在太太怀了大女儿后开始戒酒,现在只有在特殊场合才会与好朋友或家人们喝一杯庆祝。

回到家后,太太开始准备一家人的午餐,这时坐在客厅沙发上的Giambi从保母手中接过1岁多的小女儿,并面带笑容地询问,今天早上你在玩什么啊,有没有什么有趣的要跟我分享?小女儿还没来得及回应,忽然大女儿与儿子跑来要小女儿一起加入他们的游戏,三个小孩便与保母一起离开客厅进到房间。

独自坐在客厅单人沙发上的Giambi,眼睛看着透明落地窗外一早被园丁整理好的游泳池与后院里的花草,原先散落在草皮上的各式玩具已经被整齐的放在后院荡秋千的旁边,耳朵听到厨房那头传来太太把某个烤盘放入烤箱并开始设定时间的哔哔声,脑中忽然浮现自己坐在飞往日本的飞机上。

2002年的季后,Giambi被邀请参加美国大联盟与日本职棒联盟之间所举办的明星赛。飞机上他听到座位后面传来哔哔声,随后看到空姐手中拿着一份摆有一杯香槟与一盘起士的餐盘给一位坐在Barry Bonds旁边带着巨人球帽的白人男性, Giambi忽然想起上飞机前Bonds有介绍旁边这位是他的私人教练Greg Anderson。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格雷格·安德森

当时过着摇滚巨星般生活的Giambi很快地便在到日本的那几天与Anderson混熟。就在回美国前一晚大家参加某个派对时,Giambi开口询问Anderson是怎么训练当时已经快40岁的Bonds,以及自己应该怎么训练才能持续地保持健康并一直打到超过40岁。

当晚Anderson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提出要Giambi等回到美国后,找时间飞到旧金山让他所配合的医院抽血检查看看身体里头有没有缺什么营养素,其他相关的训练等到时候再来讨论。因此Giambi便在从日本回到美国后,隔没几天便特别安排飞了一趟旧金山,并在Anderson的安排下进医院接受抽血与尿液检查。当时Anderson还跟Giambi讨论说他常常提供一些辅助药品让球员在球场上表现更突出,不过要等检验报告出来后才知道什么辅助药品才是Giambi需要的。

几天后Giambi接到Anderson的电话,电话中Anderson说他的血液被验出有某种被用来治疗贫血、骨质疏松或乳癌的一种雄激素和同化类固醇。Giambi只好老实的承认这是2001年,当他在运动家的最后一个球季时,透过某个人在拉斯维加斯的健身房中买到的。电话另一头的Anderson猛然打断Giambi的谈话,并要他立刻停止使用这类必须注射到肌肉里的药物,还说这类旧版的药物会停留在身体里面很久很久,接着又说2003年大联盟将开始实施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类固醇测试计划,也就是没有医生的处方,不论从什么地方获取类固醇或人类生长激素就是非法的。

之后Anderson开始寄了几批包含涂抹与口服的乳白色与透明颜色的辅助药品,以及可注射的睪丸激素给Giambi,并教导他如何施打从拉斯维加斯某健身房买到人体生长激素的正确剂量,还说那些可注射的睪丸激素算是一种替代类固醇,因此在类固醇药检中不会被验出来。从那时候开始,Anderson便不定时的提供辅助药品给Giambi直到2003年7月明星赛期间,Giambi因为膝盖受伤的原因而把当时收到的辅助药品给丢了。

Giambi在2002年的2月份与当时的女朋友Kristian结婚,婚后每次讨论到两人何时要生小孩Giambi便会转移话题,让太太误以为他不喜欢小孩。但其实是Giambi知道自己长时间施打与服用各类奇怪的辅助药品,心里很怕这些残留在身体里的药物会不会不小心转移到小孩的身上,造成不可抹灭的后遗症而迟迟不愿意生小孩。加上2003年7月受伤后回想,自己在施打这些药剂之后的表现并没有更好,以及不确定继续施打那些药品会不会让自己的膝盖更恶化,因此从那时候起他也没再碰过任何奇怪的药物。

2004年春训当Giambi出现在洋基春训基地时明显的瘦了很多,那时外界都传言他是因为停止施打辅助药品才会变瘦,但他表示自己只是在休季期间吃得健康,戒掉吃很多垃圾食物的原因才会瘦了几磅。由于他一整个球季都病恹恹,球场上的表现也不好,后来经过更细部的检查才发现他的脑下垂体长了个瘤,并在治疗后再度回到球场上,只是那一整个球季的表现实在太差,加上脚伤的原因而导致当球队打入季后赛时他直接被排除在出赛名单之外。

Giambi转头看着正在厨房忙着准备午餐的太太,嘴角不禁的扬起微笑,看着太太站在厨房洗手台前的背影,思绪忽然回到2004年当媒体爆出他在联邦法院作证承认自己有施打辅助药品那个时刻。

自从联邦政府正式展开调查整个用药事件后,媒体与球迷之间不时传有Giambi确实有施打辅助药品来增加自己在球场上的打击表现,但每当有任何人当面询问Giambi,他的答案都是「没有」,因此这个用药事件一直都停留在只是传闻的阶段。直到2004年的12月,因为某个在旧金山的媒体拿到了之前Giambi在联邦法院作证时承认自己有施打辅助药品的证词才整个爆发开来。

事件爆发后,Giambi立刻躲了起来,除了5根手指头数的出来的几位熟识朋友与家人之外谁都不见,所有的电话一律都透过太太Kristian与经纪人过滤。某天早上,Giambi躺在床上,房间里因为窗帘全拉上而整个漆黑,Kristian忽然打开房门,从她背后透出走道上超刺眼的亮光。Kristian一手扶着门上的把手,一面大声的对Giambi说,除非你打算趟在黑暗的地方躲一辈子,不然你应该好好的想想你应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我以后还打算跟你生小孩,我可不希望小孩以后在外面不敢跟人家说他爸爸是谁,接着一个箭步走到窗户旁把所有的窗帘拉开,还躺在床上的Giambi则是忽然被窗外透入的耀眼阳光照的发出一声哀号。

免强起床后的Giambi,坐在床边看着Kristian站在房门口的背影,走出房门前,Kristian忽然转身面对Giambi,说着「我当初嫁给你不是因为你是大联盟的明星球员,或是你是某个知名人士,而是你是值得我共度一生筹组家庭的人,因此你躺在家里的这段时间,我每天依然抬头挺胸的出门,因为我会跟你一起承担所有的后果,如果你觉得自己做错了,那就面对自己过去的错误,承认你错了,我相信大家会给你改进的机会。」

走入浴室看着镜子里满脸胡渣的自己,Giambi脑中忽然出现有个小孩在叫爹地,为什么我不能跟别人说我的爸爸是Jason Giambi的画面。打开淋浴间的热水,把自己从头到脚清洗干净的Giambi在整理好自己之后来到客厅,便开始打电话联络经纪人与律师以及球团相关人员讨论该如何回应这个事件所带来的影响,结果除了Kristian之外的所有人都建议他不要直接面对媒体,也不要回答任何相关问题,把一切的难题都交给公关人员去处理就好。

2005年Giambi到洋基春训基地报到时,当车子一转进春训基地停车场,外面停满了采访车,他已经可以想像等等进去春训基地一定有满坑满谷的媒体们在等他。坐在车里,他忽然想到太太那个早上对他说的,「我会跟你一起承担所有的后果,如果你觉得自己做错了,那就面对自己过去的错误,承认你错了,我相信大家会给你改进的机会。」Giambi把双手盖在脸上大口的吐了几口气并用力的搓了搓脸之后,打开车门决定面对所有在场等候已久的媒体们,并透过这些媒体向所有人表达他的歉意与悔意,因为他认为要是以后自己有小孩的话,他不希望人家指着他的小孩说些闲言闲语,因此他要当一个承认自己做错事并悔改的榜样。(Giambi于2007年的5月份在接受USA Today专访时,再次正式的公开向大众表示表示歉意。)而勇敢面对自己过去所犯下的错误之后,Giambi也在这一年球季结束后拿到了2005年美国职棒大联盟年度东山再起球员奖。

吃饭啰!太太Kristian边把午餐放到桌上边对着客厅与房间的方向叫着,一家人洗好手上桌吃饭。用餐时儿子Tristan开口问,「爹地,今天下午你会带我去练习打棒球吗?」Giambi回说当然会啊,我可是球队的教练呢!Giambi的儿子Tristan是个还在学习把球摆放在立杆上打击的小球员,原先担任教练的爸爸们多数是当地的警察,因为值勤的原因常常在比赛时不能来,因此请Giambi这位前大联盟明星球员来担任正式的教练。看着眼前开心吃着午餐的家人,曾经过着如摇滚巨星生活般的Giambi,忽然感觉现在才是他人生中最享受与快乐的时刻。

在那个大联盟药检还不严格的年代,当时许多创下惊人纪录的球星后来都受到使用辅助药品来增加场上表现的阴影垄罩,许多人虽然在球员生涯中缔造了多项惊人纪录,却也因为可能在球员时期使用辅助药品的原因而一直进不了棒球名人堂。Giambi是少数几个勇于承认自己错误的明星球员,从2005年他勇敢面对自己过去所犯下的错误后,他除了在2005年没有使用辅助药品的状况下打出了好成绩,也赢得当年的东山再起奖,之后还继续的打了10个球季直到2015年才宣布退休,总计整个20年职业生涯共出赛2260场比赛,累积打出440支全垒打、405支二垒安打,得1227分、获得1366次保送及1441分打点的成绩,而他整个职业生涯总共赚进约1亿3千3百55万美元。

近年受到瞩目的书与电影「魔球,Moneyball」,讲的就是当Jason Giambi与Johnny Damon离开奥克兰运动家后发生的事。当时许多运动家球迷们对于Giambi进入自由球员市场后选择加盟纽约洋基相当不谅解,但其实在进入自由球员市场之前,Giambi早就跟经纪人说好他只愿意与运动家签约,而代表Giambi的经纪团队也与代表运动家球团的总经理Billy Beane谈好将签下6年9千万美元的合约,当时Giambi甚至已经安排专人陪同父母与经纪人搭飞机前往奥克兰参加签约仪式。只是到了签约前的最后一刻,运动家当时球团的老板Stephen Schott 与Ken Hofmann 担心运动家这种小众市场的球团花这样高额的数字签下Giambi,可能会拖垮整个球团的财务状况,因此最后决定否决整个已谈妥的合约,导致Giambi最后被迫进入自由球员市场与纽约洋基签下7年1亿2千万美元的合约。

Giambi其实一直很想当一位大联盟总教练,因为他升上大联盟后一路与许多明星球员当队友,彼此之间互相教学相长,又在多位传奇总教练的带领下学习,加上他喜欢交朋友也愿意分享经验的性格。因此从运动家开始,历经洋基、洛矶队与印地安人队一直都是担任年轻球员心目中导师的角色。但他20年大联盟球员的经验也清楚地知道,成为大联盟总教练必须要几乎一整年跟着球队东征西讨,没办法好好地陪伴家人,Giambi与太太Kristian直到2012年才生下他们的第一个女儿,之后陆续生下儿子Tristan与小女儿。现在的他对于当儿子Tristan球队的教练已经感到满足,也许再过个几年,等他的小孩长大些,球迷们将再次看到Jason Giambi以大联盟总教练的身分回到球场上。

相关新闻
休赛季球速大进化?老虎大物左投猛飙162公里火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