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过度教养」与「放手」的艰难与必要性

思考「过度教养」与「放手」的艰难与必要性

 

究竟孩子要长到几岁,

父母才愿意「放手」让他自由地飞?

你是否打算松开你紧紧握着的那条线,

放手让他成为一个「大人」了呢?

 

 

思考「过度教养」与「放手」的艰难与必要性-bbin官网_ bbin投诉_bbin平台_bbin客服_bbin宝盈集团官网

如今「手机」的超时上瘾使用,成为许多夫妻或亲子之间引起冲突的地雷区。女儿上了高三以后,为了专心弥补高一高二忙于社团活动的学业落后和紧接而来的学测大考,她和我达成协议,暂时把智慧手机束之高阁,改用无法连结网路、没有任何APP 、连照相功能都凄凄惨惨戚戚的古董款折叠式手机。而这一整年与手机和社群软体「分手」的日子,她戏称「将带来久违的清心寡欲」。

周五晚放学回家,她突然从书包里拿出一支闪闪发亮的iPhone X ,是好友小敏主动交给她带回我们家保管。这些年小敏的父母一直让小敏享有「网路吃到饱」的海阔天空,然而随着大考迫近,小敏日渐感受到「读不完」的压力与焦虑,但手机在身,一天又一天的天人交战,想专心读书的意志力,最后总是败给了「滑一下下就好」的魔鬼诱惑。小敏认清了自己在手机面前的软弱,她决定让她的手机在周末来到我们家,如此至少有三天两夜的时间可心无旁骛的冲刺进度,仿效我家女儿的「考前清静生活」。我不禁为小敏这孩子的自我认识,与她自行发展出来的脱困方法莞尔,比起很多大人,我认为小敏很务实地面对她手机成瘾的问题,而这务实的态度,也是她迈向独立自我觉醒的一步。

在成长的路途上,每一个人都会犯错,父母很难眼睁睁看着孩子犯错而不出手干预,但孩子如果从来都不出错也很可怕,无菌无味无臭的成长历程不会带来勇敢,当我们在谈论孩子的「独立性格」时,如何舍得放手让孩子享有犯错的机会与空间,是少子化的我们,必须正视的亲子课题。

张懋中在前年的一篇媒体专访,提到大一新生开学时,曾经有新生妈妈陪孩子来学校宿舍,跪在地板帮孩子擦地、整理房间,张懋中认为「太舒适的生活,会让孩子缺乏改变的动机,没有生存的危机感,就不容易进步」。由于我家老大也刚成为大学新鲜人,我想父母出于关心而陪伴子女去观看他未来寄宿的生活环境,此乃无可厚非,但父母若无法遏止自己动手跪地帮孩子打扫房间的渴望、也没有替孩子考虑到其他室友可能产生的负面观感与评价,甚至孩子不知不觉将父母打扫宿舍的行径视之为「理所当然」而不感到「丢脸」或不在乎同侪观感,那么,这孩子成年之路与「独立」的距离,可见多么迢遥了。

保护子女是父母的天职与天性,但「放手的智慧」亦是父母的必修。大人最忌低估孩子的能力、否定孩子的可塑性,其实孩子多有他天生能干的一面。我从七八岁开始进厨房,妈妈训练我渐进学习「刀里来、火里去」的烹饪工事,因此我很早就体认到孩子并非如我们想像中的那么脆弱、容易受伤,我们越不舍得放手,越是剥夺孩子他迈向独立、培养自信的时机。

究竟孩子要长到几岁,父母才愿意「放手」让孩子飞、才相信孩子有处理事情的能力、才愿意让孩子体会非温室的真实生活呢?当他十八岁上了大学,你是否打算松开你紧紧握着的那条线,放手让他成为一个「大人」呢?

九月底是大一新鲜人的体检日,依学校规定,新生必须走完全部的体检流程,才算完成报到手续。我在家长群组,读到一则家长建议,他说依往年经验,体检当天由于新生众多,因此总是大排长龙,为了不让孩子在艳阳下辛苦排队排太久,他热心分享以下两个方法:

「父母可早点出门去学校帮小孩排队,或是,干脆放弃学校的体检优惠价,直接花原价到外面的市立医院做体检,大人和小孩既不用排队苦等晒太阳又节省时间,多花这钱很值得……。」这则讯息让我大惊,我们一路把孩子养育到考进顶尖大学,十八年来不知费了多少心思与资源,大一也该是放手的时刻了,父母却还眷恋缱绻、乐于成奴,剥夺孩子独立成人机会犹不自知。

我悄悄离开群组,想起我家老大在新生入学这件事的处理方式。

收到入学通知以后,所有报到、注册手续她一手搞定,任何来自学校的邮件我没有读过,只见她要不家门进进出出,要不就经常抱着笔电上学校网站进行一堆线上作业。这中间我不是不担心没当过大学生的她,万一因为经验的匮乏而漏了什么重要环节,导致失去新生资格,那如何是好!兹事体大、风险冒不得,我是不是该出手帮她看头看尾些什么?然我压抑住自己内心的这份焦虑,我告诉自己,三十年前因为家母不识字,所有的新生报到流程也是我自己独立完成,如今孩子比起当年的我还多受栽培还更聪明,她没有理由处理不好她的新生报到手续,我不应该小看她。

我对女儿说,大一生活已离我非常非常遥远,注册手续我恐怕帮不上任何忙,请她务必仔细研读与报到有关的所有细节(不论是信函或网站上的任何通知),千万别拖延任何一样手续的「截止日」,何时报到、选课期限到何时、新生体检日、注册缴费期限、规定要修多少学分、写信给教授……,这些她都得自己放在心上、逐样一一完成。女儿回答我,这么重大的事她当然戒慎恐惧、不容任何失误,叫我别担心,要相信她做得到。最后她确实顺利完成所有新生入学手续,欢欣迎向大一新鲜人生活。

相对于那位舍不得孩子新生体检日在艳阳下排队的父母,显然我为孩子做得荒谬的少。但有能力考取大学的十八岁孩子(其实已可称之为成人了),却不能亲自去操作、体会入学繁琐手续背后的考验,岂不遗憾么?当代孩子是被过度保护的孩子,也是被过度剥夺的孩子。

「放手」这两字在家长群组圈里一再出现,在教养书里一再被论述,充分显示「放手」太难,以致它成为全球的教养关键字。我自己也不间断思索是否还有更多的放手空间?我是不是直升机父母?我有没有为孩子做太多还沾沾自喜自己是好母亲?我是否扼杀孩子自主发展的能力而不自知?人性崇尚自由,以爱之名,究竟我剥夺了孩子多少自由?

「过度教养」(Overparenting)的痕迹在家长网路社群的讨论串处处可见,我们强力介入孩子的生活,我们乐此不疲为孩子打理大小事,爱与放手的界线日益模糊而没人说得清楚。

我们以「高度参与」的养育方式,让自己及时看到「短期的结果」,「过度教养」已然成为中产阶级的亲子生活常态。也许我们可以停下来想想,孩子是否被我们妨碍发展「自我效能」(self-efficacy)的重要心理特征,也就是他有没有「个人对于自己具有充分能力可以完成某事的信念」?

孩子需要被栽培,但他们也需要在这个世界里发展自我认知,知道怎么样靠自己处理事情。如今孩子几乎失去即席、自由的游戏,他们的游戏多半是正式的、有大人监督或指导的,他们经常待在结构化的环境与室内,「自由」总是被蚕食,「游戏」总是被教养化,并且经常重复过量的作业与考卷练习,却极少在家庭里学习到生活技能。

虽然这世上没有标准的父母使用手册,「过度教养」这几个字也不讨喜,但我们要如何脱离孩子「不能成功」的恐惧,思考「放手」的艰难与必要性,监督自己「养出一个成年人」,让孩子在跌跌撞撞中长出健壮的翅膀,让孩子具备多元且肯定自我的生活能力,是我对教养不变的期许。

 

 

 

思考「过度教养」与「放手」的艰难与必要性-bbin官网_ bbin投诉_bbin平台_bbin客服_bbin宝盈集团官网

番红花的再延伸

 

 

大约二十年前,孩子们之间所谓的「游戏」,是天马行空的、独力完成的,缺乏事先完善计画的且不具教养目的,他们总是和邻居小孩随机去沙地、公园进行任何形式的探索。

但这一代孩子,因为父母少子化的拼教养或出于疼爱,游戏方式大幅改变,几乎时时可见父母从旁陪伴、协助与用心规画,每个场域都可看到大人相伴的身影,甚至玩伴也是从父母的人际关系过滤出来,不再是过去由孩子自行组织的游戏团体。

如果是你,你会想要选择什么样的玩耍方式?

或许我们可和孩子一起坐下来讨论,有哪些事、哪些时光让他自己或和其他小朋友一起自由进行,而不需要父母的陪伴、指导或场控?

现在连孩子的游戏时间都被期待有教养功能、有栽培意涵,游戏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游戏了。

Leave a Comment